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重点新闻>>云南70万吨电解铝项目选址城市上风口遭质疑 >>正文

云南70万吨电解铝项目选址城市上风口遭质疑

来源:     发布日期:2015-10-22
  未及真正动工,“国务院特批”的云南昭通拟建的70万吨电解铝项目,突然陷入舆论漩涡。   2015年9月,昭通市政府与云南冶金集团签订项目框架协议,预示该项目选址、生产规模等基本敲定。据称,该项目总投资约60亿元。   然而,早在双方签订框架协议前几日,一份署名为“昭阳区环保局”的建议书忽然在网络上大范围流传。“建议书”认为:因在城区上风口选址,该项目对城区和人体影响极大,建议另外选地址建设。   虽然隶属于昭通市的昭阳区环保局发声“辟谣”,但针对该项目的选址质疑声仍在民间持续发酵。记者在当地走访期间,不少民间人士对此项目的选址等问题均持消极态度。   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环评阶段,其所处的昭阳工业园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环评结论,最快也在11月后。现在谈环保影响,为时过早。”   “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特批项目   当地民间人士认为,电解铝项目将对昭阳城区造成不可逆的环境影响。   拟建大型电解铝项目的消息,早在2015年年初已在云南昭通当地不胫而走。   铝,一种被轻工业、电器电子等行业广泛运用的金属,在技术环境层面上几乎全靠电解获得。目前,国内电解铝项目面临着严重产能过剩的局面。   按照《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2015年4月20日,工信部印发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严禁电解铝等行业新增产能。”   或是巧合,通知印发2天后,昭通市政府与云南冶金集团即召开座谈会,商谈“70万吨水电铝一体化项目”的相关事宜。   一位当地官员向澎湃新闻指出,该项目系去年鲁甸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的项目,由云南省政府牵头,国务院特批,是“重建支援项目”。   昭阳区政府有关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亦证实,该项目确系“国务院特批设立。”   多名当地政界人士向澎湃新闻指出,该项目的快速上马,除了灾后重建的政策扶持外,昭通当地的经济发展也要求此类项目“事不宜迟”。   昭通市辖内,除水富县外,包括昭阳区在内的其余10个县、区都是国家级贫困县。   2015年年中,昭通市官方要求全市范围内展开“扶贫攻坚战”,力争所辖区域在2020年前全部脱贫。多名当地政界人士向澎湃新闻引述会议要求:“限期不脱贫的区县,一把手要问责。”   按照当地官方的测算,拟投资约60亿元的这个重大项目,将为昭通市带来每年5-6亿元的财政税收。   “这样的重大项目,对昭通市意义巨大。”昭通市一位处级官员向澎湃新闻指出。   环保局否认“唱反调”   今年9月的一段意外“插曲”,使电解铝项目瞬间引发舆论关注。   9月15日,一则署名为“昭阳区环保局”的建议书在网上热传。   “建议书”称:70万吨产量的电解铝项目选址在昭阳区城市正北方青岗岭乡杜家梁子村,直线距离昭阳区城市只有8公里左右,而昭阳区主导风向为西北偏北风,“(项目)对昭阳区坝区及昭阳区中心城市污染影响极大,氟化物对人体骨骼影响极大,建议另外选地址建设。”   电解铝项目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有污染风险:其主要污染物排放“氟化物”累积排放量达到一定数值,将对周围土壤、农作物和人群健康产生直接影响;项目排放的粉尘也对空气有所影响。   “建议书”瞬间刷爆昭通当地人的“朋友圈”,除了仔细阅读外还纷纷转发给其他朋友。   但昭阳区环保局否认发布过相关内容。9月18日,昭阳区环保局在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称,从未以任何形式发布过关于该项目的任何信息,“系被人冒用了名义,已报警。”   “肯定不是官方文件。我们看到这个消息也很诧异,因为这么大的项目,生产工艺尚不清楚,区环保局无法给出相关建议。”昭阳区环保局龙姓办公室主任告诉澎湃新闻。“而且这样的做法,也违反了一般的行政规则。”   但昭通环保系统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建议书)应该是环保局内部的一份初步意见,因为一旦项目投产,作为监察、执法部门的区环保局会考虑到后续压力。”   公开报道显示,9月21日,昭通市政府与云南冶金集团签订框架协议,预示该项目选址、生产规模等已基本敲定。   该报道还表明,电解铝项目的选址,确为此前网络流传的“建议”里提及的杜家梁子。   “静待环评结果”   杜家梁子的背后,是被称为昭阳城区“母亲河”的洒渔河。1   杜家梁子的背后,是被称为昭阳城区“母亲河”的洒渔河。   被同时推上舆论浪尖的,还有项目所处的昭阳工业园。   电解铝项目的落址地点位于昭阳区正北方的青岗岭乡杜家梁子村辖区。   澎湃新闻在当地调查发现,从市区前往该地大约需要半小时车程,且需通过一段1公里的泥淖小路。杜家梁子周边村民较少,从地势上看,海拔较昭阳城区要高。   据昭阳工业园工作人员介绍,按初步规划,电解铝项目未来将占地2100亩,主要征用的是荒山和林地,及少部分农田,“几个小山包将会被整平。”   杜家梁子的背后,是被称为昭阳城区“母亲河”的洒渔河,“它将供应这个水电铝项目的工业和生活用水。”一名昭阳区政府工作人员称。   一名昭通市气象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昭阳区的主导风向确为西北偏北风。   质疑声称:为何要将电解铝项目放在杜家梁子这个上风口?   从昭阳工业园的规划看,青岗岭一带被划为工业园矿冶加工基地。“按照相关规定,这一类的项目都要落入该基地的范围内。”昭阳工业园一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解释称。   据他介绍,在商谈期间,项目的选址一度有四个方案,但综合考虑后认为,杜家梁子是“相对合适的”   值得一提的是,杜家梁子并非是首次进入矿冶行业的“法眼”。   公开报道显示,原拟在北闸镇落户的年产量10万吨的电解锌项目,经重新选址后,原本也拟落户杜家梁子。   “后来要上马电解铝项目,电解锌的项目就让步了。”昭阳工业园工作人员介绍。   虽然昭通媒体援引当地官员的报告称,电解铝项目将在10月开工,但截至10月8日,杜家梁子并无动工迹象。   昭阳工业园一名陈姓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相关环评正在报批,“管委会已注意到民众对这个项目选址质疑颇多。从企业报过来的工艺数据来看,污染风险很小。一切静待环评结论,最快也在11月后。现在谈环保影响,为时过早。”

诚博国际